字数:5196


    “霍林沃思夫人”計划

    “我當然會為了婚禮留下來,不會錯過的,親愛的蒂法尼!”站在我身后的勞倫斯女士微笑著說. 而此時的我正坐在自己奢華而充滿女人味的起居室里檢查自己的化妝,並對發型做最后的潤色,來滿足身為女性的虛榮心。我將卷發梳理整齊,然后緊緊地定型。勞倫斯女士看起來很高興,這位美麗的女士已經如影隨形般跟著我兩年半了,沒有人能比她更擅長教導女性。她的名字是格雷斯,但因為她身上的氣質和女人味的舉止,稱呼她格雷斯似乎並不恰當,所以大家都叫她“勞倫斯女士”。這位和藹的50歲女性的外表看起來有著跟她不相符的朴素,脖子上掛著連著角質邊框眼鏡的銀鏈子,頭發緊緊地盤成發髻,略顯灰白的頭發完美地梳了起來,沒有一絲凌亂. 而她的舊式化妝也一樣完美,你絕不可能在她的長襪上看到一點抽絲的痕跡,對她來說這一切都是一種生活方式。她曾經營一所專為上流社會女性設立的禮儀學校很多年,當里克找她來跟著我的時候她已經是半退休狀態了。這是一份非常不尋常的工作,但面對可觀的收入她還是應允了。
    突然傳來了敲門聲。穿著細高跟鞋的勞倫斯女士轉過身碎步穿過房間,搭配著鞋子的是一雙帶拉鏈的尼龍絲襪,帶著緞邊的羊毛裙子隨著她的腰部擺動發出“沙沙”的聲音,凸顯出她飽滿的身体曲線。上身是一件帶領結的長袖緞子襯衫,包著晃動的碩大乳房。她上前打開了門,轉動門把手時她閃亮鮮艷的紅色指甲顯得尤為突出。門外是兩個女員工,跟她們打完招呼后她注意到她們拿著的箱子和塑料袋。“等你們把東西都收拾進了垃圾箱,我想那些東西就沒必要留著了。”一邊說著一邊領著她們進了房間,然后她們三人一起快速走到寬敞的大衣櫥旁,打開白色的雙扇門走了進去。當勞倫斯女士回到我身邊時,那里面正傳出來那几個員工把東西收進箱子和塑料袋里的聲音。

    “今天下午我想跟你談談那些雜志和小冊子的事,親愛的。”當我完成發型、
化妝並把連衣裙撫平時,她站在我旁邊跟我說.

    “這麼早?”我有點吃驚.

    “離婚禮只有三個月了,你得去挑選婚紗,然后等著它被縫制出來。接下來還得去試衣。每一件事都得花時間. ”她向我陳述著事實。“接下來你要下去吃早點嗎,親愛的?”

    “不……我想一個人呆著,思考一會。我想這個上午我會自己一個人度過. ”

    “那下午茶的時候我們一起翻翻這些小冊子?”她面帶微笑,但聲音里卻帶著威嚴。在很久以前我就學會了服從這個聲音。

    “是、是的,就那樣吧,勞倫斯女士。”

    不久后儲物間里的女員工搬著裝得滿滿的箱子和快要溢出來的垃圾袋走了出來,勞倫斯女士跟著她們一起走出了房間,伴隨著尼龍絲襪的摩擦聲以及環繞著她的香水味。寬敞的女性起居室里只剩下我一個人。

    在平常這個時間我應該下樓吃早點,開始新的一天,就像嬌慣的家庭主婦一樣。但那個即將到來的婚禮以及各種細節不停地在我腦子里打轉,弄得我頭暈,胃也開始抽搐。現在我只想躺一會。被虛榮心喚醒的我從床上爬了起來關掉鏡子上的燈,然后碎步走到衣櫥前從里面拿出一個包著緞子的衣架。我解開身上連衣裙並把它掛了起來,以防把它弄皺,然后又從另外一個衣架上拿起一件白色緞邊長禮服穿在身上。當我環顧衣櫥內部時,發現那些人的工作完成的很徹底,原本放在里面的三件男西裝、襯衫以及兩雙翼尖鞋都不見了。我的網球鞋、兩雙便鞋、所有的襯衫、T 恤、几條牛仔褲、三頂棒球帽還有所有的鞋帶和腰帶也不見了。我的棒球球棒和我最愛的棒球手套,沒了。甚至連我几年前在高爾夫比賽中贏得的獎品、文憑以及其它的一些獎品還有几年來我收集的小玩意,都全部沒了。因為,那些衣服已經不再適合我的新的生活方式。至于那些獎品?他們只屬于蒂姆。杜波依斯,一個只存在于慢慢褪去的記憶中的名字。通過理查德的金錢、權力、關系加上勞倫斯女士一直以來的關照,蒂姆已經成為了歷史,取而代之的是蒂法尼。一個我無法回避的事實是,現在我已經永遠地變成了女人!我是蒂法尼,而且不久后就會變成理查德。霍林沃思夫人!

    我的目光越過一排排高跟鞋,一排排連衣裙、女式襯衫和禮服,最終定格在了衣櫥另一頭的長鏡上。里面的那個穿戴齊全的女人正回望著我,她的女式內衣外面套著一件前面開叉的白緞禮服。在我眼中的是她身体婀娜的曲線、不盈一握的細腰、女人專有的豐滿臀部還有那對實實在在的乳房,它們被包裹在我白色蕾絲尼龍胸罩里似要滿溢而出,精致的胸罩則搭配著合身的襯裙。勞倫斯女士為我做的發型還是一如既往的完美,頭發卷曲並定型成完美的古典發式。我的化妝也是無懈可擊,長睫毛、眼影、腮紅、打著耳孔的耳垂上掛著的鑽石耳墜還有環在光滑並散發著香水味的粉頸上的珍珠項鏈。唇膏閃亮的紅色搭配著我昂貴的陶瓷指套,同樣的顏色也被用在了我的腳部護理中,即使透過薄薄的尼龍絲襪腳趾上那亮麗的紅色亦清晰可見。五寸細跟的后綁帶高跟鞋優雅地套在包裹著絲襪的玉足上。香水的花香環繞著我的身体,在空氣中彌漫著。

    我晃了晃頭,耳墜發出清脆的響聲。我提起禮服的裙擺走出了衣櫥,這時我的胃又開始了抽搐。我將房間里的燈全部關上,打開了床頭櫃上的小台燈,燈光從淡粉色的蕾絲燈罩中流溢出來。然后我合上了厚重的緞子窗簾。我能感受到襯裙跟緊身胸衣、束腰內褲和全罩杯文胸間的摩擦。值得慶幸的是,今天勞倫斯女士允許我可以不穿束腹,只用一件白色前扣束腰代替。穿著細高跟鞋碎步向床走去時我能感受到的腰部不自覺的扭動和胸部的晃動,期間尼龍絲襪不停地發出熟悉的“沙沙”聲。

    我脫下禮服,將它放在四柱大床旁的軟墊長椅上,然后坐在床邊脫下鞋子。我躺在冷粉色的緞子床褥床單上,拿起裝飾著蕾絲的被子把自己裹起來,等待混亂的思緒慢慢散去。

    我叫蒂姆。本森,性別男,25歲. 我住在一間狹窄的單人套房里,開著一輛
搖搖晃晃的舊汽車,在一個專橫的五金店老板手下工作。作為店里最好的理貨員和經理助理,我卻領著剛剛達到最低標准的薪水。雖然店里會支付加班費,但不提供任何假日(淫色淫色4567Q.COM)工資、牙醫險、401K(退休福利計划)以及退休金計划。店里為我們提供的就是這樣一個純粹的多勞多得的計划。我陷在這里哪也去不了,日(淫色淫色4567Q.COM)子飛快而平靜地過去。我一直在期盼著更好的未來的來臨.

    但是現在,我卻從頭到腳徹里至外地打扮了起來,就像瓊。克里弗和唐納.理德那樣,置身于一棟價值數千万美金的宅邸的女性臥房中!混亂的思緒又繼續在我的腦中回轉起來。我想起了蒂姆,但很難再回憶起與此相關的事,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變得愈發困難. 這也許可以部分歸因于我受到的“訓練”,但我想最主要的還是我每個月都要接受的兩次注射以及每天早晨勞倫斯女士拿給我的粉色藥片,每天她都會在一旁看著我吞下一粒,然后才滿意地離去。我能感受到那些雌激素、那些女性荷爾蒙順我的血管到達大腦,直接作用在我的思想上,軟化它,改造它,强迫我的想法改正,强迫我接受我的新身体以及那個即將陪伴我一生的新身份!思維的混亂讓我疲憊不堪,當我努力去思考,去回想過去兩年半的生活,去弄懂那些事時,我就仿佛在漂流著一樣。之后,我再次想起了那次万聖節前夕的聚會。

    是的,那正是一切開始的地方。有人說過,錯過一輛公交或者做出一個決定就可以改變一個男人的命運. 我那時正過著煩悶無聊的單身生活,一天一個以前大學里的朋友給我打來電話,告訴我下周末在市中心一家時髦的俱樂部里會有一場大型的万聖前夕化妝舞會。他說他可以弄到票,他想帶著几個伙計一起去,說不定可以在那約到几個女孩,而且我們會向這座城市展現我們的風采。因為沒有其它事情可做,這個周末也正好放假,我接受了他的邀請。那個晚上我並沒有遇見理查德,也就是霍林沃思先生,但是也就是在那個晚上,理查德卻看到了我!最終,我困得受不了了,陷入了混亂的睡眠之中。

    “你簡直就是蒂米女士!”一個女孩一邊笑著一邊握住我身上舊式連衣裙的褶邊,把它掀了起來。“哇!”周圍所有的女孩都咯咯笑了起來,展現在她們面前的是白色尼龍薄紗蕾絲襯裙,以及舊式的那種米黃色帶著接合縫的尼龍長襪,在頂部被裝飾著白色緞帶的金屬吊帶扣拉得緊緊的。而周圍的男人們臉上都泛起了一絲紅色,他們的目光告訴我也許我的裝扮好的有點過頭了,我看起來就是一個完美的50年代家庭主婦!女孩們則繼續取笑我的裝束,她們猜測在連衣裙的下面是“Y ”形的白色三角褲,套在外面的是廉價商店中的那種粗糙網襪. 但事實並非如此,我穿了全套的女性裝束!還有鞋子!本來我准備在舊貨店買几雙合腳的平底鞋,但是在那里發現了一雙帶著五寸細跟的漆皮女鞋!但我很快就會明白這是我犯下的另一個錯誤!

    在這之前我己經為我的秘密癖好做了很多練習。除了整套的女性衣物,一同被帶到化妝舞會的還有一套女性化的行為舉止。這一切都令人那麼的信服,就連我那五尺六的身高和可能有130 磅的体重都可以讓人忽略掉。是的,那一晚的氣氛和流水般的香檳讓我徹底放下了一切防備,那一晚參加那個舞會的並不是我,而是我的“摯友”。我的万聖前夕裝扮堪稱完美!現在我唯一需要擔心的是怎麼把不利影響降到最小。

    在笑聲和“娘娘腔”的標簽中我成功地扮演了我的角色。我所想著的僅僅是“進入角色”。如果你們也做著裝扮的話那你們也會去“做正確的事”,我在想法中又補充了一句。但接下來她們開始了近身檢查。我的化妝似乎有點太過完美了,她們注意到了我那迷人的人造長指甲,上面被涂成舊式的鮮亮紅色。她們還注意到了我的珍珠項鏈。“這對耳墜是穿耳式的嗎?”“不是!”我答道。我戴的假發也看起來跟真的一樣。能稍稍把眾人的關注從我身上移開的只有源源不斷的香檳,以及舞台上的人群和震耳欲聾的樂隊,但整個晚上還是屬于我一個人的!我簽下支票買下了最后一巡酒,在向邀請我的大學老伙計道謝后,我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完了最后的酒。然后我從桌子旁站起來拿起錢包,踩著漆皮高跟鞋碎步走出了大廳,在寒冷的秋夜中站在大樓前等出租車。終于有一輛在我面前停了下來,我鑽了進去,車在夜色中平穩地駛離. 但是此時就在身后的酒吧里,一個人正坐在高腳凳上,手里端著酒,目光穿過窗子投向外面吹著微風的夜晚。那正是霍林沃思先生!他已經注意到了我!

    他剛離開了位于市中心摩天大樓高層的辦公室,結束了一整天的工作。在打電話叫他的司機來接他回家前,他決定先去酒吧來一杯睡前飲料。他並沒有意識到今天就是万聖前夕,事后回想起來,一切都是驚人的巧合!

    在那里他看著擁擠的人群,聽著震耳欲聾的音樂,然后看到了在一個桌子前發生的小爭執,一堆女孩正在取笑一個另一個打扮成50年代家庭主婦的“女孩”。他只是瞥過去一眼,並不想引起別人的注意。而就在那一瞥他注意到了那雙不可思議帶著五寸高跟的漆皮女鞋,在房間的燈光下它們看起來就如同黑色的鑽石。他還注意到了那對反射著光的帶著接合縫的絲襪. 當連衣裙被掀開、蒂姆抽了口氣並臉紅地陷入尷尬時,它們完整地展現在了他的眼前,他發現那是真正的舊式長襪. 此外他還看到了那几件精致的蕾絲白色尼龍薄紗襯裙,以及緊緊連著閃亮的米黃色絲襪的吊帶,修長而光滑的美腿展露無遺. 吸引他注意的還有那拼命想要將裙子放下來的掙扎,和那毫無男子氣的趕緊將連衣裙和襯裙放下來的動作。在各種提問像禿鷲一般繞著蒂姆轉時,他還看到了蒂姆短暫地脫出了自己的角色,想要展現出“男子氣概”來解釋。

    之后他又注視著那有些做作的扭動,纖細的腰顯得尤為突出,寬大的人造絲裙的下擺遍布著花型圖案,因為被抖開而窸窣作響,在燈光下反射著光。在走過霍林沃思先生坐的地方時,可以明顯地看出這是一個穿著裙子的男人。而直到蒂姆走到外面叫出租車時,他身上香水淡淡的花香味依然在霍林沃思先生的周圍徘徊。

    這個人是誰?這個人,這個男人,居然穿成這樣出門!?這個男人卻有著女人一般穿衣風格和氣質,就跟以前的女性那樣。他究竟是誰?霍林沃思先生是一個極為富有且頗有權勢的人,年過五十的他清晰地記著在以前穿著這種服飾的女性的裝扮風格和行為舉止。這一切將他久遠的記憶帶了回來,讓他想起了一個女性真正該有的樣子。眼前的景象是如此的不可思議,將他徹底地迷住了。

    憑著他出眾的商業才智,一個計划在他的腦子里快速成型。他不認識那個人,
但他必須找出他的身份!他必須在一切變得太晚之前,在那個不知姓名的人消失在城市的茫茫人海之前馬上行動!

    他思考了一會,然后把他的椅子轉回到了吧台方向,將手臂放在護欄上,揮手示意讓服務生過來。

    那個忙碌的服務生一邊擦著酒杯一邊把身子側過吧台,好在喧鬧的人群和樂隊聲中聽清他講話。“你剛才拿到了一張支票,一張藍色的支票?”霍林沃思先生隔著吧台喊道。

    “我們會拿到很多支票,霍林沃思先生!”他一邊說著一邊把手里的杯子放在護欄旁,然后開始准備下一巡的飲料。

    “我說的是在那個桌子上藍色的那張,就是那邊那個桌子!離現在不到15分
鐘!”他一邊說一邊指著那群還在咯咯發笑的女孩還有剛圍過來的男人們,蒂姆已經離開的事早被他們忘得一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二淨了。

    “要那張支票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什麼?”服務生回問他。

    “我只是想看一眼那張支票!”

    “我不能這麼做!只要它進了錢櫃,那就不能隨便拿出來。我們不可以泄露任何個人信息。”

    霍林沃思先生掏出一張挺括的100 元鈔票摔在吧台上,“那我就買下它!”

    “要是它的金額超過100 呢?”

    “那我就補上剩余的錢,這張100 的你繼續留著!”

    服務生點了點頭,打開了錢櫃在里面翻找了一陣,然后拿出一把支票,篩選著前面的几張直到一張藍色的露了出來。他將那張抽了出來看了一眼,“只有26.5
美元!”

    “很好,你把它以26.5美元的價格賣給我,然后剩下的零錢歸你。”
    “這是合法的嗎?”在這麼短時間里拿到一筆如此客觀的小費,那個服務生不禁為自己的好運而高興地笑起來。

    “你的錢櫃里的錢始終沒變,我不覺得會有什麼問題,你說呢?”霍林沃思先生面帶著世界頂級扑克玩家的嚴肅說,絲毫不在意蒂姆支票上的金額.

    服務生將藍色支票滑到吧台的另一側,然后拿起那張100 美金的鈔票連同剩
余的支票一起放回了錢櫃里。就在他快速地從里面扣除他的“小費”的時候,霍林沃思先生注意到了支票頂部的名字和住址:“蒂姆。本森,1156,南大街58號,
希拉格公寓565 室”。他微笑著把手伸進口袋,拿出手機打開鍵盤護蓋,然后按下號碼讓他的司機過來。他又看了看那張支票,將上面的名字和住址深深記在腦海后,將它對折放入了西裝上衣口袋。

    霍林沃思先生剛走到路邊,一輛長長的黑色轎車就在他面前停了下來,他坐到后座上關上了車門. 車子駛向無邊的夜色中,而那場高檔舞廳中的舞會還在繼續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