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andrew_x 字数:6117 前文:viewthread.php?tid=9003788&page=1#pid94137753



第三章跟班

娄褚不解的看了看李毅,见到个绝世大也不至于这样吧?定性太差!不过他 还是顺着李毅刚才的话继续说到:「那个,我们今天是来拜访雍的,我也有点事 想请教他,请问他人呢?」

「呵呵,我就是雍老,雍老就是我。」葛莱蒂丝的声音突然变得嘶哑苍老, 正是雍正生的声音,娇艳的脸庞突然变得阴森,在此刻的环境下显得格外恐怖。

娄褚明显被这样的变化吓了一跳,而李毅则继续在地上打着摆子。雍盛昌站 起来,关切的问:「父亲,您怎么了?」「父亲?」娄褚一愣,这个葛莱蒂丝怎 么看也是个雌性吧,居然被雍盛昌叫父亲,要么是雍盛昌脑子坏掉了,要么是自 己听错了,又或者人家欧洲人就这么叫?

「对,是我创造了他们,所以我既是他们的父亲,也是他们的母亲。」葛莱 蒂丝冲餐桌上的人挥挥手,性吧首发十几个男男女女都恭顺的低下了头。随即她 又说道:「我今天很不高兴,你想知道是为什么吗?我的贵宾。」说完紧盯着娄 褚,眼睛里满是深深的怨毒。

娄褚摇摇头,心里却嚷嚷道:我还没追究你把我何琇抓走的事情呢,你还倒 先来怨我了。我怎么知道你个死人妖为什么不高兴?

「我今天派了我一个亲随去找你,可是到现在他都没回来。我的贵宾,我想 请问,你知道他的下落吗?」听到葛莱蒂丝这么一说,娄褚本能的想到了在何琇 家里遇到的那个怪胎:「他消失了,变成黑灰消失的无影无踪。」

「什么!你是说,你杀了他?」葛莱蒂丝的神情越来越冷,听到她这么说, 餐桌上的男女们顿时乱作一团,有交头接耳的,有不可置信的,有望着娄褚浑身 发抖的。最后是那雍盛昌最先镇定下来,他冷喝道:「都安静,看看你们什么样 子,真给棘密魑家族丢脸!」被他这么一喝斥,那些人虽然还是慢慢平静下来, 但却没有谁再敢抬起头看向葛莱蒂丝和娄褚的方向。

「你们都回自己的房间去,别在这给我丢人现眼。」葛莱蒂丝挥挥手,众人 立刻呼啦啦站起来,争先恐后的往后厅走去,一眨眼的功夫溜的一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二净,只有 那个雍盛昌留了下来。

「你很强大,我的那个亲随是除我之外在这里最强的人,而他却死在你的手 上,呵呵,我喜欢和强者做朋友。」葛莱蒂丝冷峻的脸突然又如花朵般绽放出笑 容,虽然她笑的很甜蜜,但娄褚怎么看怎么觉得别扭。

「不知道你在说什么,我到这里来是想找我的朋友,何琇,是不是你把她抓 走了?」娄褚定定的望着葛莱蒂丝。谁知道他却摇摇头:「我没有抓过任何人, 我还以为你到我这里来是想交还我给你的东西呢。」「这个东西?」娄褚从裤兜 里掏出那把黄铜钥匙,白天看起来还和其他铜制品没什么区别的钥匙,此刻却散 发出一阵奇怪的光芒。

「对,就是它。想不到它还在你身上,难道,卡玛利拉的调查员没有发现吗? 真是奇怪了……」葛莱性吧首发蒂丝心中满是疑惑,之前她好不容易得到这把黄 铜钥匙,谁知道刚刚到手就被两个卡玛利拉的调查员盯上了,为了不暴露身份, 她将钥匙暂时交给娄褚保管。她原本以为,那两个调查员肯定会从娄褚手里搜走 钥匙,所以她随即派出了自己最强大的亲随,以图从两个调查员手里夺回钥匙。 谁知道,亲随不但没回来反而被娄褚杀死,而钥匙也好端端的在他身上。

「看来是我低估了你,我的贵宾。现在你可以把钥匙还给我了吗?」葛莱蒂 丝冲娄褚招招手。

「不行,我要先找到我的朋友何琇,你把她交出来,我就把钥匙还给你。」 娄褚急忙将钥匙重新收回裤兜里。

「这恐怕由不得你!」不待葛莱蒂丝说话,站在一旁的雍盛昌却率先发难, 只见他的双眼突然变的血红,一道血光从眼睛中直射向娄褚。因为事发突然,娄 褚完全没有反应过来,只是伸出手挡在脸上,那束光却直直的射在娄褚的胸口。 奇怪的事发生了,血光射到娄褚的胸口后,又折射回来,直冲雍盛昌而来,好在 他一个鱼跃躲过,可身后的大理石雕塑却被血光击成粉末。娄褚诧异的从胸前口 袋中掏出一样物事,正是何琇留在他家里的水晶镜子,此刻镜子表面洋溢着一层 银白的光芒。

「不要!」葛莱蒂丝大呼,原来雍盛昌堪堪站定,又心有不甘的发出一道血 光,血光直射向娄褚。有了上回的经验,娄褚举起手中的镜子对准血光,血光射 进镜子后折射回去,以比之前快近十倍的速度飞向雍盛昌,这回他没有躲过,被 血光直接命中,整个身躯在一阵红光中变成粉末。

「好,好,很好,想不到你居然有幻镜,太好了!」葛莱蒂丝娇媚的脸庞重 新变的阴冷:「既然来了,就好好留下吧,抓住他们!」话音刚落,餐厅里的仆 人立刻飞扑向娄褚和李毅。李毅此刻的速度快的令人匪夷所思,几乎人影一闪, 便冲到了门口,可还来不及跨出门去,只见门后人影一闪,两个身形挤进门来, 抓向李毅。李毅猛的跳起来,双腿在空中连连踢出,正中两个身形。谁知道,其 中一个身形却就势抓住李毅的一条腿,狠狠的往地上摔去,只听「砰」的一声巨 响,李毅整个人被砸进地面。而另一个身形也趁机抓住了李毅的另一只脚,两个 身形左右开弓,准备把李毅撕成两半。

这么会工夫,娄褚已经冲到面前,仔细一看,两个身形正是刚才在门口看到 的仆从,来不及细想,娄褚双拳击出,为的是救人,所以用上了全身的力气,只 听「嘭嘭」两声,那两个仆从胸口被打穿,露出一个圆洞,圆洞上冒起丝丝红烟。 两个仆从软软的倒在地上,片刻功夫消散的无影无踪,和之前那个怪胎的情形一 模一样。见到娄褚如此威猛,其他仆从明显被吓住了,迟迟不敢围上来。

「你很厉害,我还有一样好玩的东西,你来找我吧!」葛莱蒂丝的声音从远 处飘来,人已经不见了,性吧首发就连整个餐厅的仆从都集体不知所踪。娄褚和 李毅对视一眼,顺着路直追下去,离开餐厅,回到刚才的二楼客厅,只见一身黑 色长裙的葛莱蒂丝站在客厅正中间。「呵呵,你还是来了……」只见她一双美目 微微眯着,神情有些迷离,脸上挂满了笑意。此时的葛莱蒂丝比起刚才,少了一 份阴冷,多了一份的,在昏暗的灯光照射下,再加上那凌人的气势和无与伦比的 美貌,绝对能征服世间任何一个男人。娄褚忍不住一阵痴迷,这个美得令任何男 人心动的女人,让他几欲忘记了世间的一切烦琐,甚至忘了此行的目的。身旁的 李毅也是一副痴痴呆呆的样子,只是他的眼睛直愣愣的,空洞的似乎没了灵魂。

「呵呵,怎么还不过来……」葛莱蒂丝甜甜的笑了笑,冲娄褚勾勾手指。

娄褚心驰神遥,缓缓的走向葛莱蒂丝,身后的房门自动关紧。渐渐走近,一 阵扑鼻的香气袭来,香味怡人,娄褚整个人觉得异常的舒服,似乎身体中的血液 也变的兴奋起来。「咦,进来就关门,你想做坏事吗?」葛莱蒂丝侧着头,温柔 的笑容几欲令人融化。娄褚脸上一阵发红,好像真被葛莱蒂丝说中心中藏着坏心 眼一样。看着娄褚害羞的样子,葛莱蒂丝忍不住轻轻笑了起来,一双洁白如玉的 手臂趁势揽住了娄褚的脖子。葛莱蒂丝的黑色蕾丝长裙本来就薄如蝉翼,此刻这 么近的距离揽住娄褚,那丰满的胸部直接贴在娄褚的胸口,那软软的感觉加上如 花般的笑容,让娄褚很快迷失,他的双手下意识的的伸进了葛莱蒂丝的领口,摸 在了那比更加坚挺丰满的双乳上。

「嗯……」葛莱蒂丝发出一声长长的呻吟,伸手推开娄褚,往后退了一步, 两手抓住长裙的肩头部分,轻轻的往外一分,失去了依撑的长裙就势落下,美丽 的乳房完全暴露在娄褚眼前。如此娇媚诱人的裸体,令娄褚觉得头昏眼花,身体 瞬间被点燃,终于忍受不了心中的欲火,一把抱起葛莱蒂丝,顺手扔在了一旁的 宽大长椅上。葛莱蒂丝似乎感到害羞,整个身体蜷缩着,两腿交互缠绕在一起, 浑身上下的肌肤透出粉一般的红色。这一切对于一个男人来说,都是无法拒绝的 致命诱惑!

娄褚迅速脱掉自己的衣服,早已坚硬挺拔的肉棒高举着暴露在空气中,虽然 欲火高炽,但却没有粗暴的扑上去,而是双手抓住葛莱蒂丝并拢的双腿,轻轻的 分开,那美丽的小穴终于呈现在他的面前。粉红色的肉唇像刚刚开放的花瓣,一 阵阵湿润正中花瓣间流出,使得阴唇看起来格外的娇。随着葛莱蒂丝的呼吸,粉 红色的阴唇轻微的张合,就像一只蝴蝶在扇动自己的翅膀。

娄褚按耐不住,一低头,嘴巴凑上了葛莱蒂丝的双腿之间,舌头在阴唇中搅 动,嘴唇就势叼住了那凸起的阴蒂,用力的在嘴巴里吸吮起来。

「啊……」葛莱蒂丝一声尖叫,浑身哆嗦,兴奋的用双腿夹住了娄褚的头部。 娄褚的口舌上下一阵猛攻,葛莱蒂丝小腹一阵抽搐,大腿兴奋的颤抖,一阵比一 阵凶猛的淫水趁势而出。一把推开娄褚,让他站立着,蹲下身体,小口一张,将 娄褚的整根肉棒吞了进去,狠狠的舔舐着。一阵快感直袭脑门,这么高贵美艳的 女子竟然在帮自己,脸色满是迷乱的表情,口中的香舌卖力的卷裹着自己的肉棒, 娄褚一种征服感顿时升起,这种男人征服女人的感觉,要远远强过身体上的快感。

葛莱蒂丝小嘴紧紧的叼着肉棒,不断的吸吮,舌头在龟头的敏感尖端来回摩 擦,时不时的用舌尖舔舐一下龟头顶端的马眼,没几下功夫,肉棒被撩拨的更加 粗大,是不是的颤动几下,似乎随时会喷发出来。娄褚被葛莱蒂丝舔得快要发疯, 双手死死的摁住她的头,不让她再动弹,挺起屁股使劲的来回抽插了几下,就在 几欲要发射的档口,快速的将肉棒从葛莱蒂丝的口腔中抽出。重新暴露在空气中 的肉棒,性吧首发很快冷静下来,虽依然高耸,但好歹止住了喷发的欲望。

对于娄褚能在如此紧急关头之下还能保持头脑清醒的抽出肉棒,葛莱蒂丝感 到惊异,随即她将娄褚推倒在长椅上,迫不及待的跨坐上去,一手握着肉棒,一 手分开自己的阴唇,让龟头部分抵住小穴的缝隙处,对准之后,屁股重重的坐了 下去,早已湿润的小穴顿时被硕大的肉棒贯穿。

「唔……」刚一插入,葛莱蒂丝就浑身止不住的哆嗦,小穴里深深的感受到 肉棒的坚硬和滚烫。只见她上半身趴伏在娄褚胸膛上,大口大口的喘息着,休息 片刻后,双手撑住身体,屁股开始抬起落下,享受着肉棒在身体里抽插的快感。 娄褚躺在长椅上,浑身说不说的舒爽,葛莱蒂丝的阴道里满是褶皱,肉棒的每次 抽插都会被剧烈的摩擦。双手忍不住紧紧搂住她的丰臀,配合着葛莱蒂丝每次坐 下的力量,使劲往下拉,同时挺动腰部,将肉棒狠狠的往上撞击。因为是两个人 的力量,肉棒每次抽顶都是非常的猛烈,葛莱蒂丝的阴唇被肉棒插入带进小穴, 随着抽动,又重新翻出来,不一会功夫,小穴里的淫水就飞散的到处都是。

葛莱蒂丝胸前那对丰满圆润的乳房,在每次的剧烈冲击下,疯狂的晃动着, 在空中划着圈。娄褚看的心动,伸出手来一手抓住一个,用力握住,只感觉这对 乳房柔软却不失弹性,兴奋之下,大力抓捏起来,还不时伸出手指紧捏那发硬的 乳头。上下敏感部被人同时进攻,葛莱蒂丝娇喘不止,呻吟声一阵高过一阵,浑 身上下香汗淋漓,一边颤抖着身体,一边拼命的扭动腰肢。娄褚见葛莱蒂丝的媚 态,更加卖力的向上挺动肉棒,巨大的龟头次次的撞击在葛莱蒂丝的花心上,使 得她小穴里不由自主的阵阵收缩,随着力道的加大,小穴里的肉壁开始加速收缩, 就像一张小孩的嘴巴一样,紧紧叼住娄褚的肉棒拼命的吸吮,娄褚把持不住,几 乎就要发射。

「射出来吧!别忍了,全部都射出来吧,全部射进我的身体里……」葛莱蒂 丝疯狂的扭动着肉体,娇媚的脸庞此刻扭曲在一起,看上去无比疯狂:「来吧, 给我你所有的力量,我要全部,全部……」

娄褚迷离的双眼此刻变得清明,他终于从葛莱蒂丝的诱惑中清醒过来,望着 在自己身上扭动的葛莱蒂丝,娄褚伸出手想将她推下身去,无奈像是有一股强大 的力量将两人紧紧的粘合在一起,无论娄褚怎么用劲,葛莱蒂丝依然是纹丝不动 的在他身上继续跨坐着。

「不……不……你到底是什么人?」突然,葛莱蒂丝脸上尽是惊恐,望着娄 褚的眼睛里充满了恐惧,这下换成她拼命的想从娄褚身上下来,可无论她这么努 力依然像娄褚刚才一样徒劳无功。「放开我……放开我……求求你……不要… …不要……」葛莱蒂丝的脸上挂满了泪水,就像在狂风暴雨中苦苦挣扎的小船, 随时有覆灭的危险。

「啊……」随着葛莱蒂丝一声尖叫,肉棒狠狠的顶在她的子宫深处,一股温 热从里面汹涌而出,疯狂的冲刷着娄褚的肉棒,娄褚龟头部分一阵猛烈的吸吮, 将那股温热尽数吸入自己体内。几轮喷发过后,葛莱蒂丝终于软软的倒在娄褚的 身上,一动不动,只剩下喘气的力量。直到这时,娄褚终于发现自己的身体可以 动弹,他急忙将葛莱蒂丝推倒一边,从长椅上跳起来,抓起丢在地上的衣物快速 的往身上套。

「好可怕,你……你到底是什么……什么人……」葛莱蒂丝趴在长椅上,娇 嫩的脸庞一片惨白,豆大的汗珠直往外冒,整个人看上去虚脱至极。

穿好衣服的娄褚只觉得神清气爽,身体中似乎充满了无穷的力量,由于吸取 了葛莱蒂丝的全部力量,同时也从她那里得到了部分知识的传承,此时此刻娄褚 终于明白自己并不是一个普通人,而是一个血族。

「刚才最后的一刹那,我看到了一个没有黑夜的世界,只有一轮烈日(淫色淫色4567Q.COM)高高挂 在空中,所有的人类和血族都化为灰烬,大地万物都成为一片焦土……」葛莱蒂 丝喃喃自语,突然她那逐渐消失光芒的眼睛焕发出最后一丝神采,只见她从长椅 上撑起身体:「那种与神并肩的力量……我知道你是谁了……回来了……你回来 了……哈哈哈,这个世界都将毁灭……他们也会和我一样……哈哈哈哈……」葛 莱蒂丝疯狂的挥舞着手臂,兴奋的大笑,声音突然止住,美丽的眼眸变得灰白, 整个人软软的倒下去,卷缩在一起的身体逐渐淡化,最后变成一阵灰消散。

「你听到她最后说什么了吗?」娄褚不解的看向身旁的李毅。由于葛莱蒂丝 的死亡,李毅早已恢复神智,只见他先是茫然的点点头,当双眼和娄褚对视时, 又恐惧的连连摇头。

葛莱蒂丝一死,整个别墅都似乎微微晃动了一下,一阵阵阴风大起,地面上 开始浮现出一层淡淡的白气,透着冰冷的寒意。大大小小的鬼魂从楼梯上飘过来, 眨眼工夫,就将客厅站满,一双双鬼眼一眨不眨的盯着娄褚和李毅,眼睛里是一 种难以形容的情绪,两人如临大敌,摆好姿势就准备出手,这时却见到之前出现 的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瘦老鬼从群鬼后面飘了出来,大呼道:「且慢动手!且慢动手!」娄褚见状 暂时收住攻势,但仍然死死的盯住群鬼,以防他们耍什么花招。

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瘦老鬼见娄褚没有动手的迹象,这才站到娄褚面前,恭恭敬敬的说道: 「我们聚集在这里,并不是想与阁下为敌。这里的主人已死,我们恢复了自由之 身,所以想追随阁下,希望阁下收容我们!」别墅的主人是如何强大的一个存在 老鬼是知道的,可依然被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掉了(好吧,吸血鬼可以永远保持 青春永驻,面容是看不出年纪的),与其出去成为孤魂野鬼或是被其他人抓住充 作奴隶,性吧首发不如做眼前这个年轻人的跟班,至少他看上去很和善,而且很 强!老鬼的如意算盘打的不错,刚才在隔间里和其他鬼魂商量之后,立刻得到了 众人的推崇,一致决定如果年轻人打败别墅的主人就跟随他。

一瞬间多了这么多跟班,娄褚也是一乐,不过这么一大群鬼,平时要待在哪 里呢?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瘦老鬼像是猜透了娄褚的心思,只见他恭敬的递上一枚戒指:「阁下, 我们平时可以躲在这枚戒指里,如果您需要,可以随时召唤我们出来。」便宜不 占是傻瓜,娄褚高兴的接过戒指戴在手上,众鬼一阵欢愉,老鬼高兴的点点头: 「谢谢主人,我们发誓将终身追随您!」说完,带领众鬼一起攀附在戒指上,消 失不见。

就在娄褚好奇的打量手指上的戒指时,身旁的李毅突然冲娄褚单膝跪下,低 下脑袋,庄严无比的说到:「李毅,乔凡尼族,第十五代血族,擅长死灵法术, 请求追随您的脚步,成为您最忠实的奴仆!」

娄褚张大了嘴巴,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