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广州某师范学院数学系学生。记得大一上学期我进入系学生会当部委, 我的上司是我的一位师姐,有一次我和她碰巧要到学生会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活,我的第一次亲密 性接触就是在那儿开始的!

那天下午大概四点多吧!我们本来已经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完活了,可天下着细雨,就被迫留 在那儿,闲着没事就聊起来了。师姐身材略显肥,相貌就可谓一般了。谈着谈着 就谈到感情方面了。

我问师姐有没有男朋友,她说怎麽会有呢?我问什麽原因,她说∶“还不是 嫌我不美。”我安慰她说,是他们不懂得欣赏。然後说笑似的说,如果我有机会 一定追求她!师姐看了看我,说∶“那我一定给机会你。到时候你可不要不珍惜 机会啊!”我说∶“我一定会把握机会的。”

她看着我微微的一笑,刹那间我想她不是当真吧!就另找话题谈了。

不多久雨停了,师姐问我今晚在哪里自修,我说课室很吵,自修室又找不找 位,然後她赶紧说∶“不如就在这儿!”我想也好。

晚上我很早就来到了学生会,师姐还没有来。过了一段时间门开了,师姐今 晚穿的挺美,一条淡黄色绣花裙,上面是贴身白背心外加一件半透明外套。

她说∶“师弟这麽早?真用功。”不久她开始对我说∶“师弟有什麽不会尽 管问。”

我恰好有一道数学分析题不会,就抬起头,只见师姐已经脱了外套(可能是 热吧!)。我指了指那条题,她就说这题不难,然後更加靠近我了。不知她是有 意还是无意,她的胸部靠在我胳臂上,我感觉到她那儿挺弹手的,虽说师姐略显 肥,可也挺大的。

她贴近我了,这时我还哪有心思想题┅┅过了一会儿我觉得这样不妥,就移 了一下身子站起来说去厕所。在厕所里我想∶这样下去还哪有心思复习?还是赶 快走吧。

小便完就急忙回去,见到师姐刚准备说要走,她就到了我跟前小声说∶“你 想耍流氓吗?”我正感糊涂,她指了指下面,我低下头一看,原来忘记了拉链, 脸顿时红了起来,正想伸手拉回,可她一手就抓着我的手说∶“我今天不是说会 给你机会吗?你晚上就想耍赖!”然後微微笑的说∶“你真不要脸。”接着就偎 依在我身上。

我那时真没想到她居然会这样,一时不知所措,只感觉到她胸部在不停地起 伏。我望了望她,她脸色已经绯红了,从衣领看到她白皙的胸部,然後我的雀雀 慢慢的挺了起来。

我还在欣赏着,她突然小声说∶“你真坏!那麽不安份。”

“我怎麽不安份了?”

“你还扮傻,你那里挺得人家不舒服,人家是女孩子。”

她这样一说,我马上推开她低头一看,那不安分的雀雀果然挺得挺厉害的, 正想缩回去,她马上说∶“不要嘛!”然後又靠了过来。我想也没想就搂着她, 享受着从没有享受过的女人香。

这时她也搂着我,不停地和我的身体摩擦,我感到她波涛胸涌而来。她低声 发出“啊!┅┅啊!┅┅”的声音,真销魂!我也不住地往她身上摩擦,只觉得 我的阴茎变得异常粗硬,磨在她身上异常痛快舒服。

不知不觉的我射精了,那时可能她也感到了,便推开我说∶“你真坏,把人 家的裙子都搞脏了。”

我脸红着说∶“对不起,我帮你洗吧!”

她笑着说∶“帮我洗裙子有什麽企图?可不要越洗越脏了,还是我自己洗。 唉!你的裤子也脏了,我帮你洗好吗?”说着说着她蹲下来,看着我那湿透了的 裤子,然後把头靠了过去,用鼻子闻了闻说∶“真臭!”然後又用手蔫了一下∶ “还挺硬。”

我急忙说∶“师姐,别┅┅”

师姐抬头望着我∶“你不喜欢吗?就当做游戏吧!”

“唉┅┅”正当我迟疑了一下,师姐便伸手脱了我的裤子,我本能的伸手捂 住我的雀雀,师姐笑着说∶“怕什麽!我又不会把你的吃掉的!”

她推开我的手,慢慢地脱下我的内裤,我那雀雀像憋不住似的跳出来。师姐 看到这样笑了,她一只手捂住嘴、一只手抚摩着我的雀雀说∶“挺粗的。”我傻 呼呼的不知说什麽好!

师姐一只手抓住我的阴茎、一只手抚摩我的阴囊,然後慢慢张开口,把我的 龟头吮住,那时我感到不住的快感,忍不住呻吟起来!她就像baby吮奶一样吮着 我流出来的精液,一直到我所有的精液都被吮乾净为止才放开我的阴茎。

这时她的脸也红得很,就像baby吃足奶似的!我打趣的说∶“还说不会吃掉 我的┅┅喝够了吗?我还有!”

“你还有?我不信!”

“你不信就给你瞧瞧!”这时我再也忍不住了,一把就把师姐抱起来放在桌 子上迅速脱掉衣服,然後压在她身上。

“别那麽猴急!慢慢来!我等着你!”

就在数理楼717室里,我和她┅┅

我扯掉她的背心和文胸,漏出她那白皙的胸。这时轮到我像baby吮奶了,疯 狂地吻她的乳头、抓她的乳房。她好像被我抓痛似的大声的发出“啊┅┅啊┅┅ 啊┅┅别┅┅别┅┅”的呻吟,然後我把手慢慢滑到她的下身,脱掉她那被我弄 脏的裙子,把头放在她下身,伸出舌头舔她的下身和大腿,再舔到小腿,最後到 脚趾也一一吮着!

她笑着说∶“你真变态!”

“还有更变态的!”说着,我把我的阴茎放在她的小腿下揉起来。

“真坏!真坏!啊┅┅啊┅┅”

接着,我就把她的内裤扯掉,露出她最隐私的地方,用手轻轻地抚摩她浓浓 的阴毛,再用舌头舔,她不停地呻吟着。接着我把舌头伸进她的阴蒂。

“好痛啊!┅┅啊┅┅”

“师姐怎样?痛吗?”

“不┅┅不┅┅再大力点儿!┅┅”

我依照她的话更加使劲,她喊得更大声!这时我感觉是时候要叫她欲仙欲死 了,便爬上去准备和她交合。我把阴茎对准她的阴道,正想冲进去,她一把抓住 我,说∶“不要!我可不想像外语系的师姐那样大肚子,等以後有套子的时候再 打洞吧!还是口交┅┅好吗?”

“好!我什麽都依你的!”

她再次把我的阴茎放进口中吮吸,再次像baby那样吸奶,我也再次不断呻吟 着┅┅

那一晚的事我至今也记得很清楚,可是後来却再也没有和师姐玩那游戏,也 再也没见她,再也不去学生会了。可能她也明白我吧!我和她根本没有感情,那 天只是图一时痛快而已罢了!幸亏没有和她发生关系,毕竟已是成年人了,就当 做一场游戏、做一个梦吧!永远记在心里!! [ 本帖最后由 黎明前的黑暗 于 2008-10-12 22:12 编辑 ]